江苏高等教育学会
高教时空 > 新闻速递 > 正文
报告称“重男轻女”阻碍贫困女童接受职业教育
来源:财新网  作者: 黄姝伦  发布时间:2017-10-13

   10月10日,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与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下称研究院)在京联合发布了《中国贫困女童未来职业教育发展需求研究报告2017》(下称《报告》)。《报告》称,“58%的贫困女童更重视掌握专业技能而非仅获得学历”。

  不过,她们在接受育职业教上仍面临很多障碍,“重男轻女”的观念仍然是一大拦路虎。同时,中国职业教育质量也参差不齐,亟待提升。

  今年6月到9月,前述研究院团队针对贫困女童的职业教育发展需求,在中国中西部地区山西、河南、云南、四川、新疆五省选取了158个样本村,开展问卷调查与入户访谈。主要对象为18岁以下的儿童,与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对“儿童”的定义一致;同时围绕职业教育,团队也调查了18岁至21岁青年的职业发展现状与需求。

  从受教育程度来看,受访的贫困儿童主要包括三大类,分别是初三/高三(即将升学或就业的)、失学辍学的(主要指的是在九年义务教育阶段)、各类职校(职中、职高、职专、技校等)在校生。发放实际有效调研问卷1642份,47.25%受访者是女性,其余的男性受访者作为对照组。

  近年来,中国大力推广和支持职业教育。在国家制定的教育目标中,中职教育的招生规模,应与普通高中的招生规模“大体相当”——至少不低于普通高中招生规模的45%。

  根据《2016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6年,全国中等职业教育在校生1599.01万人,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总数的40.28%。

  在10月9日刚结束的“2017年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教育扶贫论坛”上,教育部副部长孙尧表示,中等职业教育已对所有农村学生、涉农专业学生和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费,补助每生每年2000元的国家助学金;高等职业教育建立了“奖助贷勤工助学”的多元资助体系,奖学金、助学金分别覆盖30%、25%的学生。

  《报告》认为,职业教育已经成为贫困地区提高学生劳动技能、快速脱贫就业、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有效途径。“然而,职业教育地区差异和男女不平等问题依然突出,贫困女童在享受教育培训、平等就业等方面仍然面临较大困难。”


  职业教育帮扶贫困女童就业

  受访的职校女学生中,学习声乐、表演、器乐的最多(22.89%),其次是计算机专业(20.14%)。而她们期望学习的专业与在读专业存在一定落差——有26.77%表示希望学习美容美发、化妆美甲,22.69%想学习计算机,16.31%希望学习语言、语言教育类。调研结果还显示,贫困女童比男童更渴望在大城市工作,对教师、白领、医生等职业最为向往。

  职业教育能否成为帮扶贫困女童就业的有效途径?报告称,自2011年以来,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率整体呈持续下滑趋势,但职业学校就业率则高达90%以上。据教育部统计,2016年中等职业毕业生就业率为96.72%,比本科毕业生高出4个百分点,对口就业率则为75.60%。

  此外,职校毕业生在薪资方面有“越老越香”的趋势。《2016中国高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曾披露,2015届的高职毕业生毕业半年后,平均月收入3409元;而三年前毕业的2012届高职学生,毕业三年后的平均月薪为5020元,增幅较就业之初成长超过八成。超过半数的高职学生为农家子弟。

  问及“是否认可学历高就挣钱多”,超过两成女童“完全不赞同”,超过三成选择了“比较不赞同”,加起来有超过58%的女童认为高学历与高收入并无直接关系。对于就业最重要的因素,35.31%的女童认为“有专业技术与知识”,其次是赞同要“心态自信乐观”、“职业规划清晰”。


  “重男轻女”仍是求学拦路虎

  报告认为,“贫困女童接受职业教育需要得到家庭支持,从家庭中兄弟姐妹组成情况来看,在所调查的地区,女童仍然被视为家庭中的‘二等儿童’,这种现象源于我国传统的‘重男轻女’的思想。”

  受访的儿童中,有83.70%是非独生子女。其中,在家中排行老大且有弟弟妹妹的女童,占全部女童的37.56%,相反,这类男童的比例则显著低于前者,为28.77%。

  调研还发现,女童失学的原因包括“家庭贫困”(50.68%)、“家人认为女孩上学没用”(7.19%)、“因订婚或结婚”(5.14%)、“因照顾弟弟妹妹”(4.11%)等等家庭方面的因素。因自己不爱读书而失学的女童仅占3.08%。报告强调,“更可悲的是,相比男童多数因自己不爱读书或外出打工失学,女童往往学习成绩更优秀,更加坚信教育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通过考察这些贫困家庭家长关心儿童学习情况的频率,研究团队发现,26.40%的女童家长经常关心孩子学习,显著低于男童家长(43.20%)。家长对女童学习情况的关注程度低于男童,很少关心女童个人未来规划。

  另外,在少数民族地区,职业教育体系地区分布发展不平衡依然显著,对于“职业教育”,从孩子到家长的意识都较为模糊。在受访的247位少数民族女童中,无一人选择“非常了解”,仅有4.35%的少数民族女童表示“比较了解”;超过七成表示“较不了解”,甚至有12.6%选择“没听说过”。而她们的家长,研究团队在入户访谈时,收集到的反馈几乎都是“不了解”、“没听说过”职业教育。


  职教水平何如?

  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秘书长朱锡生在发布会上表示,目前,贫困女童通过教育与就业改变生存环境的渴望更强烈,贫困女童接受职业教育更需要政府与社会的帮扶,贫困女童对职业学校教育需求更加多样化。

  不过,中国职业教育质量参差不齐,职业教育与就业脱节饱受诟病。近年来,中等职业教育体系“只重规模数量、不重教学质量”的发展态势备受质疑。一些学者和社会人士同时担忧,一些职业学校学生沦为工厂廉价劳动力,没有习得对长远发展而言必需的技能和知识。

  此前,有相关专家对财新记者表示,教育部目前对中职体系的评估,多看“投入”,鲜问“产出”,主要以学校的办学规模、办学条件、师生比等便于管理的硬性指标作为考量。对一些软性指标,包括学生能力、教学质量、学校文化、学校与企业对接程度等等,缺乏适切的评价方式。

  根据《报告》,接受职校教育的女孩中,26.66%认为,入学后专业知识与技能显著提高,近四成(38.19%)认为“略有提升”,超过三成(35.15%)则表示“没有提升”。

  《报告》建议,亟需以需求为导向,构建贫困女童职业教育促进体系,包括:通过加大贫困女童职业教育政策支持弥合地区性差异;以就业为导向促进职业院校供给结构转型;加强就业指导与服务,提升贫困女童就业竞争力,发挥产业优势建立职业教育定向或委托培养合作机制;推动服务主体多元化,突出社会组织专业化服务。


浏览排行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联系地址:北京西路15号(210024) || 联系电话:025-83300736 || 苏ICP备14027130号-1
主办单位:江苏省高等教育学会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1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