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高等教育网

Jiangsu Higher Education Network

主办:江苏省高等教育学会
协办:南京信息工程大学 / 苏州工业园区服务外包学院
当前位置:首页学会动态正文

“2018年学术年会”系列报道|周衍安:职业院校人才培养模式改革--基于德国职教研究的视角

发布:2018-12-19 10:35分享:

本文为江苏建筑职业技术学院高教研究所周衍安副研究员在江苏省高等教育学会2018年学术年会上所作的专题报告,文章根据现场报告内容整理,部分有删减。

个人简介:周衍安,江苏建筑职业技术学院高教研究所副研究员,第四届江苏省职业教育教科研中心组发展战略组成员。主要研究领域:比较职业教育、职业能力和职业教育课程开发。主持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项目和江苏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重点项目各一项,主持其它项目20多项,参与国际合作项目1项,先后发表论文30多篇。研究成果分别获江苏省教学成果奖一等奖、中国高职研究会优秀成果一等奖、江苏省社科联优秀成果二等奖。受国家留学基金资助,2015年3月到2016年在德国不莱梅大学(University of Bremen)技术与教育研究所(ITB)访学一年。受江苏省政府留学奖学金,2013年9月到12月在芬兰坦佩雷大学(UTA)访学,担任坦佩雷成人教育中心(TAKK)兼职研究员(行业访谈和工作见习)。

周衍安.jpg 

德国的职业教育为什么闻名于世?德国的本科生的毛入学率仅仅不足三分之一,但失业率最低。这说明一个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和它的高等学校的普及程度没有必然的联系。就业结构和教育结构之间的协调和和谐是极为重要的。年轻人从学校教育过渡到劳动市场需要迈过两个门槛,第一个是从普通学校教育到职业教育,第二个是从职业教育到就业。德国双元制职业教育有效地降低了这两个门槛。双元制职业教育既可以降低从普通的学校教育到职业教育的第一个门槛,又可以降低从职业教育到就业的第二个门槛。双元制成功实现了由教育体系向雇员体系的转变。德国职业教育强调教育培训时给学生传授的应该是职业的整个形象,而不是将职业肢解成的各个模块。而且双元制可以培养学生的职业认同感、职业承诺、组织承诺和职业道德。德国双元制的教育职业一直保持动态稳定,教育职业用人员化的表述,让学生与职业建立起感情上的联系,从中职和高职专业的命名特点,可以看出中国职教系统很少关注职教专业针对的职业还是岗位,因此很难区分职业教育与岗位培训。我国职业教育专业的命名方法致使学生难以对职业本身构建正确的理解,不容易构建职业的认同感,难以促进学生职业道德与职业能力的形成(负面影响。学习领域课程和工学一体化课程是指的是同一种课程模式,视角不同。学习是理论和实践一体化的职业能力发展过程。学习的任务是工作,通过工作实现学习。我国职业教育界同仁们头疼的一件事情是如何真正建立工学结合一体化课程体系。我们不能着急,要慢慢来。应用型人才应该具有用新技术解决问题的能力,这种对新技术的敏感性或技术准备能力,难以在学科体系中培养,离不开工作过程体系的构建,离不开工学一体化课程。企业或行业应该和学校一起主导设计基于工作过程的人才培养体系和工学一体化课程体系,企业应该成为应用型人才培养的另一个重要主体。学科课程无法获得对工作的整体认识。

关于职业院校人才培养模式改革。首先是宏观层面。第一、要正视职业教育人才培养质量不高的现实。第二、坚持好的经验和做法。第三、行业深度参与。我们不能忽视企业办学主体作用,建设过程中时刻想着行业,时刻依靠行业。第四、学校层面的办学要体现职业性原则。第五、学校层面体现职业教育的办学规律。科学的规律:是先进行深入的职业科学研究,进而做职业分类和职业轮廓描述,然后才是制定职业资格和职业能力标准,有了这些标准之后,才涉及根据职业资格要求指导职业学校开发课程和进行教学。现在是这样做的吗?他表示对于现在的作为相当不满意。第六、为什么我们培养不出高水平的技术技能型人才?因为我们的课程设计违背了“从初学者到专家”的“职业成长逻辑规律”,即在初学者的阶段给学生传授专家知识,而学生本来应当到了专家阶段,却必须补充初学者的知识。我们应当遵从职业成长的逻辑规律去重构人才培养课程体系,把本来颠倒的顺序再颠倒过来。第七、真正的为地方和行业服务,成为智库。微观层面:第一、要解决师资来源问题。第二、要把行动导向教学应成为主要的教学方式。第三、要科学设计的学习任务。设计学习任务不仅是组织教学过程的关键环节,也是支持教师开发中国式“校本学习领域”课程体系的策略性工具。第四、要关注职业能力测评。单纯的技能培训和技能鉴定考核已经无法满足新形势对技能型人才培养和选拔的要求。从长远来看,系统推进职业教育的重点从“职业技能培训”转向“职业能力开发”、推进“职业技能鉴定”向“职业能力测评”发展,已经成为必然的趋势。希望引起老师的重视。第五、我们要准确有效的利用信息技术和网络技术。关于信息技术的使用,重点应该设计虚拟环境和仿真环境,构建基于工作过程的学习环境。现在的职业教育,由于客观条件限制,基于工作过程和工作岗位的理想学习模式不现实,不具备条件,可以用仿真环境和虚拟环境来替代真实的工作情境。慕课、微课、国家精品课程、国家共享资源课、视频公开课,它们的效果如何?是否有意义?学生是否真正喜欢?周老师的提问引发了我们思考。第六、我们要提高职业教育教师职业的“专业性”。教师职业的专业化程度(不可替代性)越高、越为社会需要,其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也就越高;周老师还提出高职教师的“不可替代性”的关键点就在于能否开展基于工作过程的行动教学。

最后,职业教育不能只遵从教育规律、认知规律,还要遵循职业发展、职业成长的规律。职业教育的发展与改革,要“跳出学校看学校,跳出教育看教育”。如果高等职业教育与普通高等教育在培养目标、教育内涵以至于在课程体系等方面没有区别,那就意味着高等职业教育可以被取而代之,从而失去其存在的理由。高等职业教育要走出层次和类型的困境,要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课程模式。课程内容的选择和序化要做革命性的改变。这个问题应该迎难而上。因此,只有清醒地把握自己的类型定位,使高等职业教育在系统特征上成为无法替代的教育类型,高等职业教育才能够得以生存。德国职业院校能够保持与企业工作文化的共同理解和文化共享, 且将自身的改革纳入企业工作文化的社会境脉中,不断寻找与企业工作文化相吻合的“阿基米德支点”。中国职业院校应该学习德国职业院校对时代突变的敏感, 将短时间无能为力的问题暂且“搁置”,学会在“夹缝中”汲取时代营养以赢得差异化竞争优势。什么是职业教育,什么是普通教育。最后周老师借用了赵志群老师的话:在某种意义上讲,二者并没有本质的区别。职业教育是“培养人的普通教育”的一种类型,只不过采用了不同的“媒介”而已,二者的目的都是促进受教育者的身心发展。普通教育通过传授学科和人文知识促进人的发展,而职业教育通过学习一种职业的工作来促进人的发展。

 

文字整理:南京信息工程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18级硕士研究生陈美玲。


联系地址:北京西路15号(210024) || 联系电话:025-83300736 || 苏ICP备14027130号-1
主办单位:江苏省高等教育学会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1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