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高等教育网

Jiangsu Higher Education Network

主办:江苏省高等教育学会
协办:南京信息工程大学 / 苏州工业园区服务外包学院
当前位置:首页高教信息高教时空正文

马陆亭:大学就是象牙塔?不,这些世界一流大学已经开始融入并服务社会

来源:文汇报发布:2019-08-14 11:10分享:

教育兴,则国家兴。我国高等教育即将由大众化阶段进入普及化阶段,高等教育对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决定性作用日渐突出。

从世界高等教育发展史来看,一流大学是高等教育发展多样化的产物,很大程度上根植于其社会服务职能的履行。简言之,一流大学提供一流的社会服务。这既为我们办中国特色世界一流高校提供了实践依据,也为加快推进高校“双一流”建设提供了路径方向。

timg.gif

走出“象牙塔”,融入并服务社会

近年来,国内的高水平大学从过去片面重视学术科研,逐步转向对教学与科研的并重,尤其是加强了对本科教育的重视——这无疑是一大进步,标志着更多高校开始追求更为全面的发展。

其实,大学和人一样,也是在成长、发展的过程中,不断深化对自身职能的认识。

什么叫职能?就是自己的份内之事。那么,除了教学与科研,社会服务到底能不能算大学的份内之事?定是无疑。但是,大学又该如何来看待和开展社会服务呢?

首先,从高等教育发展史看,正是履行社会服务职能,帮助大学走出了象牙塔。

近代以来,关于大学与社会的关系,有一句名言就是“走出‘象牙塔’”。欧洲中世纪的古典大学,如法国的巴黎大学和英国的牛津大学,都是教学型大学,育人是其唯一职能。直到1810年,柏林大学在德国创立,提出了“教学与研究相结合”的理念,从此以后,大学开始有了研究的职能。

但是,此时的大学仍在象牙塔之中。因为大学所从事的研究与社会需求之间,并没有太直接的联系。大学的研究只是培养人的手段,即通过解决问题来培养人。直到“高等教育要具备社会服务功能”的理念被提出后,大学才开始真正走出象牙塔。因为它开始与社会发生直接的联系,继而推动社会发展,并慢慢融入社会。

其次,社会服务职能的履行,使高等教育走向多样化。伴随着大学纷纷走出“象牙塔”,社会需求的多元开始促使大学的分化。比如,开始产生大学、高等学校、高等教育机构、第三级教育等不同的称谓。

既然大学要服务社会,那就需要解决各种社会问题,因此高校的研究也就成为其从事社会服务的重要手段。大学不断解决新问题,也不断得到社会的支持,在此过程中,教师把解决新问题的方法、进展写出来,就形成了学术论文。

在美国,《莫雷尔法案》的通过也是倡导大学服务社会的一个有效举措。由此,联邦政府设立了一批赠地学院,即对依靠联邦赠拨土地建立起来的学院提供年度拨款。其中,最具盛名的是威斯康星大学。这所学校提出,把整个州作为自己的校园,州需要什么,大学就做什么。大学成为了社会的服务站,也因此成就了著名的“威斯康星思想”。

再次,社会服务催生出一流大学。过去,大学就是大学,是“象牙塔”式的自治型组织,也没有建设一流大学的说法或愿景。但走出“象牙塔”即走向社会后,慢慢地,大学开始不一样了。其中,一批以研究为导向的大学开始涌现,即产生了所谓的研究型大学。

后来,它们成为最高水平、最高层次大学的代表,开始影响整个世界,这也就有了所谓的“世界一流大学”(World class university)的说法。它们解决的关键问题最多、层次最高,因此发表论文的数量也最多。

可以说,正是社会服务职能推动着高等教育多样化和社会的繁荣,而一流大学的产生又是高等教育多样化的产物。我们同时也可以进一步认为,是实用主义和进步主义两种哲学思想的结合,推动了美国高等教育近现代以来的大发展。实用即有用,面向社会需求,针对问题解决问题;进步即不断前行,在解决社会问题的过程中创新发展。其结果是,大学既推动了科学技术和经济产业的不断发展,也促使教师学术水平和学校影响力的不断提升。

timg3.jpg

世界一流大学具有不同的成长路径

高等教育的多样化,也正是高等学校模式的多样化,它既受大学自身学术传统的影响,也受所在国家的文化、经济和治理方式的影响。大学既分化、又趋同、再分化……既恪守基本的职能,又有着自己的学术侧重,由此形成了不同大学的不同使命。进一步地,大学开始既有共性,也有个性,具有了不同的模式。

一流大学也不例外,具有多种生成的模式。

在英国,古典型如牛津大学,在产业革命后建立的工业化大学——曼彻斯特大学,以及建立于上世纪60年代的华威大学,它们的发展路径不同,但目前均位居大学排行榜百名之列;

在美国,许多著名的研究型大学,如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其中有的是私立大学、有的是公立大学,其教学模式和办学方向相差很大,但它们对世界大学的影响都很大;

在法国,有一类以工程师学校为代表的大学校,它们是典型的精英教育机构,地位高于综合大学;

在瑞士,苏黎世大学和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一个是传统大学、另一个是为国家工业化服务的国家大学,一个遵循权力重心自下而上的管理模式、另一个则遵循自上而下的管理模式。

以上高校,模式林林总总,风格各不相同,但应该都可以归为世界一流大学行列。

一流大学具有不同的办学模式,主要是因其生长路径各不相同。从演化的脉络看,大学进化的主流路径是:从起源于履行第一职能的欧洲中世纪的古典大学,到产生第二职能的德国柏林大学,再到产生第三职能的美国研究型大学——至此,研究型大学成为世界大学的标杆,形成大家印象中的世界一流大学。

但是,世界是复杂的,大学的成长路径也是多样的。从历史长河中大学的其它发展路径看,如经由技术学校发展起来的德国的工业大学和法国的大学校,都是我们值得进一步研究、参考的案例。

走出“象牙塔”,承担推动社会发展的责任,是现代大学走向卓越的大方向。除古老、传统大学之外,一些后发型的一流大学,也均创立了自己的办学特色,由此形成了大学、学科、人才与区域、产业、社会发展的良性循环。比如,斯坦福大学与硅谷的共生互荣,走的是大学融入区域、产业发展之路;坚持少量学科率先突破,卡耐基梅隆大学通过重点发展计算机和信息技术学科,实现了学校研究实力的实质性飞跃;在我国,香港科技大学坚持整体高端建设,在不到20年时间就迅速崛起。

从一流大学的发展路径看,还有一些经验也值得分享。比如,聚焦重大科技项目的攻关。几乎所有的美国一流研究型大学都参与了国家重大科技计划,政府在高水平大学建立国家实验室。

又如,国际合作牵引。在全球化时代,高水平大学都开展了广泛的国际合作,一流大学更是走在国际化的前列。纽约大学崛起于20世纪80年代,那时它便开始构建全球教育体系。

再如,实施创业型大学战略。华威大学作为一所新大学,通过实施战略性学术创业活动而迅速跻身于世界大学百强行列。

timg.jpg

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是根本出路

一流大学是在适应社会发展需要、解决实际和现实问题中发展起来的。所以,光靠写论文,“写”不出一流大学。

相对于以科技成果推动国家强盛和地区繁荣,论文发表其实只是个副产品——这本身就体现着国家逻辑和教师逻辑的不同。只是后来,当计量学家经统计分析,发现高水平大学的发表论文数量明显高于其它院校后,大家才开始注重论文发表。虽然这看上去有一定道理,但问题是,我们错在把结果当成了原因——论文发表是“果”,并不应是大学追求的目标。

服务社会是未来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必经之路,也是“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的需要。我们的每所大学都要为国家服务,都要紧密联系社会实践。“双一流”建设高校,更要有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支撑的理想和责任担当。

世界一流大学有不同模式和路径,这为办具有中国特色的一流大学提供了实践和理论依据,即一流大学可以、应该且必须要有自己的特色。当然,一流大学也还需要遵循共同的规律。规律就是共性。坚持“中国特色、世界一流”,要求我们必须按照办学规律、文化传统、基本国情、社会需求等来综合思考大学的发展,扎根中国大地,要在循规律中守特色、在坚持特色上循规律。我国一流大学建设,必须坚持服务社会毫不动摇,为科技前沿、社会问题、经济发展提供创造性解决方案。

为此,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过程中,更多高校要更加注重开展战略导向的基础研究,力争从过去的科技创新跟跑转变为并跑,要主动争取领跑。领跑就是要产生重大的原始创新和颠覆性技术革新。高校要注重以新科技改造传统学科,抢抓第四次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机遇,充分利用新技术和新产业发展机会,进一步调整、优化传统学科布局,从而使传统学科更好地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求。要注重建设学科群,以一流学科建设为龙头,带动学科生态集聚。

竞争是为了保持一定的张力,而合作则是为了聚集力量前进和推陈出新。在推进“双一流”建设的过程中,营造良好的学术生态也是一种必须。大学学科群落应是互补、支撑和动态的。

同时,大学也要注重构建精英育人模式,提取一流本科教育的基本元素,加强小班化教学、探究式学习、结构化课程、学生选择权、知行合一等探索实践,构建更加丰富的育人模式。

作者:马陆亭(教育部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联系地址:北京西路15号(210024) || 联系电话:025-83300736 || 苏ICP备14027130号-1
主办单位:江苏省高等教育学会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1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