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高等教育网

Jiangsu Higher Education Network

主办:江苏省高等教育学会
协办:南京信息工程大学 / 苏州工业园区服务外包学院
当前位置:首页高教信息高教时空正文

教育部长亲自挂帅,深圳高教“玩”大了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作者:俞杨发布:2021-02-18 15:44分享:
从“双一流”一穷二白,到如今筑巢引凤,深圳还是一线城市深圳,“高教洼地”已是昨日记忆。


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教育类型不同,地位同等重要。广东省日前发布文件,在职业教育领域,深圳也要争创世界一流。


未来两年,深圳将投百亿元支持职业教育。教育部部长、广东省省长亲自挂帅任组长,统筹推进深圳职业教育改革发展。


深圳的先行示范效应,会是职教的一针兴奋剂?


示范


支持深圳创建6-8所国家级优质中职学校,支持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开设部分本科专业,支持深圳技术大学招收职业学校毕业生……


日前,广东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发布《教育部 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推进深圳职业教育高端发展 争创世界一流的实施意见》。


文件指出,到2022年,建成体现世界一流水平的中国特色职业教育体系,为国家和世界职教事业贡献“深圳方案”。


此番推进深圳职业教育发展,得到了从中央到地方的支持。在制度方面,文件透露了“建立部省共建协调推动机制”的计划,由教育部部长和广东省省长任组长,统筹推进深圳职业教育改革发展。


在经费保障方面,建立与职业教育办学规模、培养成本、办学质量等相适应的财政投入制度,计划到2022年累计投入100亿元。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相对于它的本科教育,深圳的职业教育发展得更早也更强,现在在原先较好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就是有更好的条件。


北京交通运输学院校长马伯夷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中国的职业教育确实到了一个需要快速提升的阶段,目前以制造类特别是先进产业的制造类,作为撬动职业院校开展教育培训的一个契机,广东和深圳作为中国经济的风向标和制高点,在这方面确实有它突出的过人之处。


沿海城市的制造业需求巨大,特别是一些高端产业都集中在沿海区域,更需要通过职业教育来培养企业需要的人才。


马伯夷指出,对于深圳这样的城市,它的招生面向全国,人才的吸引力和就业的发展扩张都非常大,所以深圳发展职业教育确实在全国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这也是为什么包括教育部、职业教育学会都非常关注广东的职业教育态势。


储朝晖认为,深圳发展职业教育会带来两种效应,其一是全国整体的职业教育有更好的发展,从国家层面来说需要有这样一个引领。


另外一种效应,也可能拉开与全国其他地方的差距,使得其他地方职业教育在生源和就业市场上的竞争力进一步降低,整个职业教育从而更加不均衡,从国家到地方也需考虑到该效应。


退缩


随着城市化进程和职业教育的退缩,职业教育虽然覆盖城乡各缝隙,但是越来越从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中被挤出。


如果要在深圳找一家职校,不那么容易。2018年北京市教委等五部门联合发布文件,明确要求东、西城区原则上不再举办职业教育。


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学校招生规模大体相当,是国家中长期教育发展的一个基调。在大城市这根红线已经跑偏,2020年北京市分区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招生规模显示,普职比约10:1。


大城市虽然不少岗位急需技术人才,但生活成本、非本地籍学生的城市融入,这些条件确实需要职校生做出抉择。作为一个打工人,都希望工作收入和生活支出是成比例的。


职业院校70%以上的学生都来自农村。事实上,职业学校的生源主要集中在农村和城市低收入家庭,而且集中的程度越来越高。


马伯夷指出,对于北上广深这样的城市,城市发展已经脱离了以人员聚集这种生产制造为主的模式,需要能带来更好城市发展所需的人才。


一线城市城市功能的多层次与丰富性,并不缺乏对高技术人才的需求。一个地区的发展,可能需求量最大的是高技术人才,是蓝领。2018年中国技能劳动者约1.7亿人,其中高技能人才仅占就业人员总量的6.2%。


职业教育有两大社会功能,一是保底,即保障最基础的民生就业问题;二是冲顶,是把高精尖的技术转化到国家最急需的产业中去。


储朝晖认为,常态下职业教育应该在所有城市包括北上广深,都有它独特的价值。职业教育的退缩,显然对教育的丰富性以及教育满足社会多样性需求,造成严重的缺陷,社会应该认识到这个问题,并逐渐想办法去解决问题。


发展


加大人力资本投入,深化职普融通、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大力培养技术技能人才,这是“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提出的建议。


马伯夷指出,大力发展职业教育,从国家到地方的认识越来越趋于相同。未来三五年之内,全社会对职业教育的认识,将有一个大幅度的提升。


目前我国已建成世界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其中一大贡献,是确立了职业教育的类型地位。职业教育是一个教育类型,而不是教育层次。


“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的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国务院印发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明确了职业教育的地位。


普通教育有本硕博,职业教育也一样。2019年以来,教育部批准22所学校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打破了止步于专科层次的天花板。


教育部推动职教本科,构建起了中职、高职、职教本科相衔接的培养体系,下一步还有专业硕士、专业博士这样的职教路径。


大城市高等教育资源已经足够多了,高职再开展本科教育是否会造成资源浪费?马伯夷认为,职业教育包括高职、本科,不是简单的普通教育本科拉长板凳的事儿。


马伯夷指出,类型教育一定是在另一途径上培养有特色的、能够在岗位上发挥重要作用的技术技能人才,同时区别于普通类教育。


不管职业教育是中职高职还是本科,所表征的都是要瞄准岗位的需要,学校在办学过程当中一定要突出和企业的深度融合。


简单地把学校分成职业学校和普通学校,是存在问题的。另外,储朝晖认为,高考招生制度也导致职业院校,事实上不可能获得比较好的生源。


储朝晖指出,推动当前职业教育发展的关键,还是在管理体制。相对高考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职业教育本身就是一个需要多样标准,才能够获得深层次发展的教育类型。

联系地址:北京西路15号(210024) || 联系电话:025-83300736 || 苏ICP备14027130号-1
主办单位:江苏省高等教育学会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1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