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高等教育网

Jiangsu Higher Education Network

主办:江苏省高等教育学会
协办:南京信息工程大学 / 苏州工业园区服务外包学院
当前位置:首页高教信息高教时空正文

袁靖宇:大学的前程——基于本土和国际视野的怀想

发布:2021-06-04 11:01分享:
作者简介

袁靖宇,江苏省教育考试院党委书记、院长。


摘 要

中国大学的前程,取决于利益相关者的价值共识、扎根中国大地的办学自觉和基于确信的战略定力。本文从谋划高校发展战略的视角出发,分析中国高校在使命、愿景、价值观形成方面的经验得失,提出推进产学研结合、解决重大现实问题的路径选择,强调聚焦一流人才培养的核心目标。本文进一步探讨了通识教育、大学精神气质和综合性大学举办医学教育等若干重要问题。

关键词

双一流建设;大学发展战略;大学精神;医学教育



1931 年,在清华大学校长就职典礼上,针对当时“重物轻人”的现象,梅贻琦先生有一句名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在当下,我更愿意这样说:何谓大学?非大也,亦非大师也,乃远见也。

一、大学的使命、愿景、价值观

回望20 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高等教育,那些记忆好像已经模糊,又好像更加清晰。今天中国大学所经历的,可以追溯到那时。


我的母校是江苏大学,地处镇江东郊后官庄。1981 年我进校时,学校叫镇江农业机械学院, 一年后更名为江苏工学院,后来升格为江苏理工大学,再后来与镇江医学院和镇江师范专科学校合并有了现在“高大上”的校名。


当代中国已经进入中华民族发展的最好时期,也正在面临世界秩序历史性重构过程中的重重危机。教育与国家和民族命运紧密相连。我关心的是,大学将如何培养我们的下一代, 继而建设一个文明、良善、开放的社会?又如何能让受教育者“学以为人”,实现一所大学最核心的使命? 


江苏大学正在凝心聚力地向“双一流”大学的目标进发。这几年,全国大学的排名有一个著名的“双非”现象,即非“211 工程”高校中, 江苏大学排名最好;非“985 工程”高校中,苏州大学排名最好。2020 年,江苏大学在武书连“中国大学排行榜”和软科“中国最好大学排名”上的排名,分别是第40 位和第72 位;在US News、THE、ARWU、CWUR、CWTS、ESI 和NI 等著名世界大学排行榜上都有不俗表现。


然而,大学的前程,其实不在排名,而在风气。至关重要的是价值共识,这体现了教育家的品格、对制度的反思,以及内心的清醒。


大学的战略有“三板斧”:使命、愿景、价值观。使命回答“大学为什么存在”,它是大学办学宗旨和理念的宣言,是未来发展长远目标的高度概括。愿景回答“大学建成什么样”, 它是对大学理想未来的勾画,是对大学在未来发展阶段将要达成目标的具体描述。价值观回答“大学持有什么立场”,它是教职员工和学生对大学意义的深刻理解。大多数中国大学与世界一流大学的差距,很可能来源于使命确立、愿景描绘和价值观秉持上的区别。


哈佛大学本科生院哈佛学院的使命是:为我们的社会培养公民和公民领袖;从课堂开始,学生们就能接触到新思想、新理解方式和新认知方式,开始一段心智转变的历程。由此出发,我们希望学生们开始了解他们想用自己的天赋和才能去做什么,进而评估他们的价值观和兴趣;让他们知道学习如何才能最好地为世界服务,从而开始改变他们的生活。哈佛学院的愿景是:为21世纪的寄宿制文理教育确定标准,致力于创造和持续创造条件,使所有哈佛学院学生都能体验到一个在心智、社会与个人转变上都无与伦比的教育历程。


每一次看到哈佛学院的使命和愿景,我都会被深深地震撼。我确信,哈佛学院的使命不仅让利益相关者产生认同,而且也能激励教职员工和学生将自己在哈佛学院的工作和学习当成一种荣耀。然而放眼国内高校,即使在武氏中国大学排行榜前50位的高校中,明确表述使命、愿景和校训者也不足三成;更遑论已有的表述或缺少特色或模棱两可或有所重叠,没有具体明确的目标描述。


厦门大学邬大光教授曾经讲过一个故事。芝加哥大学副校长在我国某著名大学审核评估反馈会上发言说:“贵校的人才培养目标是领袖人才、创新创业人才,这种远大的人才培养目标是一流大学应有的担当。但不知贵校是否考虑过在二十年或者最多三十年之后,当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时,贵校今天培养的人才能够治理世界吗?”他的话让在场的中国人非常震惊——国内一流大学的管理者似乎都还没有深想过这个话题,都还没有谋划如何让我们的学生具有治理世界的能力,更没有为实现这个目标做些准备。


凝练机构的使命和愿景,绝对是一个考验领导者智慧的活计。1980年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为公司提出一个明确的使命,“让每个家庭的桌上都有一台电脑”。2015年,新上任不久的微软公司CEO萨提亚•纳德拉向公司员工写了一封邮件,宣布公司有了新使命,“我们的使命是赋予全球每个人和每个组织强大的力量,使其取得更大成就”。此宣言一公开便引来许多批评和讽刺,《金融时报》指出这句话显得大而空,不如盖茨当初定下的使命那么简洁明了。


比凝练使命和愿景更难的,是领导者怎么让利益相关者相信这份使命和愿景。马克艾略特扎克伯格曾经分享过一个“扫地僧”的故事:约翰费茨杰拉德肯尼迪访问美国宇航局太空中心时,看到了一个拿着扫帚的看门人。他走过去问这人在忙什么。看门人回答说:“总统先生,我正在为把人类送往月球提供支持 !”美国宇航局提出,“我们的工作不仅仅是一种职业,而且是一种终身的追求,一种激情,一个改变人类历史的机会。”很显然,美国宇航局帮助自己的员工建立了基于使命和愿景的价值观,这就是实现看似不可能实现的目标——从在月球上行走到将人类太空飞行的边界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度。


当大学做出承诺时,她在构筑希望;当大学信守承诺时,她在构建信任。如何判断大学领导人的价值观?看他们提拔重用什么样的人。如何判断教师的价值观?看他们晚上是在埋头钻研还是沉湎于觥筹交错。卡尔雅斯贝尔斯说过:一所大学的性格是由她的教授们决定的。巍巍学术宫殿之上,是普遍的功利主义还是广泛的权利主义形成主流,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还是共情的“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大行其道,是形形色色的弄虚作假还是一以贯之的光明磊落成为风尚,是自轻自贱的追逐浮名还是自尊自爱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占据上风,是鼓励教师追求短平快绩效的定量考核还是引导教师耐得寂寞、坐热冷板凳的定性管理被奉为圭臬,这些皆可判断这所大学是“紫气东来”抑或“在烟花烂漫中坠落”。这也是大学当家人需要保持的基于常识的清醒。

二、中国大学的原色

新中国成立初期,新生的共和国面临严峻考验。以1952年“院系调整”为标志,中央政府对高等教育实行集中统一的计划管理,集中发展与经济建设直接相关的工程和科学技术教育,相继设立钢铁、地质、航空、矿业、水利等专门学院和专业,建立了与计划经济、产品经济体制同构的高等教育体系,形成了新中国高校的基本格局。1959年,毛泽东主席在《党内通信》中提出“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的著名论断。根据他在中国共产党八届八中全会上的建议,农业机械部正式成立。镇江农业机械学院应运而生。


一个甲子过去了,以后官庄为中心的丘陵地貌上,发生了“到处皆诗境,随时有物华”“善学尽其理,为研究其难”“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的史诗级变迁。当年拥有单一机电学科的镇江农机学院已经进入多学科、综合性发展的江苏大学时代,然而学校服务农业机械化的重任并没有卸下,在农业现代化的进程中,又增加了服务农业智能化的新使命。曾担任农机学院副院长的高良润教授,早在1947年在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攻读硕士期间就与同学共同发表《为中国农业试探一条出路》的雄文,提出“只有发展农业机械化和乡镇工业才能振兴中国农业”的重要观点,引发国内知识分子的广泛共鸣。1990年江苏工学院建院30周年,中顾委委员、原农机部副部长项南嘱托学校在发展中“一不要忘掉农业,二不要忘掉农机,三不要忘掉排灌”。又是30年过去了,农机学院的文化基因在血脉中得以传承,如今的江苏大学已经形成“工中有农,以工支农”的办学特色。2019年,中国农业机械学会、中国农业机械化协会在江苏大学举行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大力推进农业机械化、智能化”重要论述暨纪念毛泽东主席“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著名论断发表60周年报告会。做全国涉农高校的骨干力量,当全国农机装备领域的排头兵,应该成为江苏大学人才培养和学科发展的深厚底色,成为跻身世界一流大学的看家本领。


镇江医学院的加入,为江苏大学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也提出了新的挑战。我国和印度、巴西、美国等国家是世界上医学院校最多的国家,我国也是世界上临床医学类毕业生培养成本最低的国家。医学教育属于精英教育,规模小、学制长、投入大、实践性强,异于理工类等学科教育。不论是由医院举办医学院校的体制,还是卫生行政部门兼管医学院校及其附属医院的体制,医学教育和卫生行业都具有伴生关系。医学院校由教育行政部门管理,院校对行业需求的敏感度和行业对院校资源供给的丰富度都存在不足。这需要管理部门加强“医教协同”的顶层设计。综合性大学医学教育管理模式,当下既有北京大学医学部和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相对独立的“邦联”式,也有医学院或医学部与其他院部层级无差别、医学院与附属医院“桌子板凳一样高”的“共和”式。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了才知道。不管哪种模式,符合实际、促进医学教育发展的就是好模式。我所关注者,是江苏大学如何服务“健康中国”国家战略所提出的大卫生、大健康要求,珍惜和抓住医学教育发展的重大历史机遇。就像大体育不仅仅是竞技体育的概念,大卫生、大健康也绝非仅仅是临床医疗的概念。我国正面临工业化、城镇化、人口老龄化以及疾病谱、生态环境、生活方式不断变化等带来的新挑战。如果我们将新冠肺炎疫情不仅仅看作是一场噩梦和一个偶然,而是看作反映了生活本质的一种经历,医学教育也许就会获得某些重要的启示。我以为,江苏大学医学教育应从国家发展格局、区域发展需求和学科比较优势出发,在公共卫生、防治结合、乡村医生培养等方面不断培育新的增长点,不追求“顶天”,我们必须“接地”。江苏大学应一以贯之坚持全人和全生命周期的理念,重视医疗、科普和公共卫生,唯有做到最中国,才能做到最世界、最一流。


有一个古老的印伽故事说,挑夫挑着担子走到半山腰,他坐下来歇息。路人好心催他:“天色已晚,你怎么还不赶路?”挑夫说:“我刚刚走得太急,正在等待我的灵魂。”焦虑往往滋生浮躁,浮躁往往会使动作变形。在追求“双一流”的道路上,不少大学慌慌张张跑掉了鞋,少数大学甚至两只鞋都跑掉了。


中央政府正着力引导高校将兴奋点从论文发表转移到产学研结合、解决重大现实问题上来,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这方面,镇江农机学院的产学研历史让人肃然起敬。1971年李德桃老师率领攻关组赴常州柴油机厂,研究解决四缸机转速上不去、性能也不达标的问题。柴油机的转速提高后,许多零部件的可靠性出现问题,如气门和气门弹簧折断、轴瓦损坏、缸盖开裂、曲轴断裂等,试验现场存在巨大风险,工人都不愿意操作。攻关组设计的涡流燃烧室、主燃室和连接通道方案从30个到数百个之多,当时尚无数控车床,一半以上零件要靠攻关组通过人工加工,这既是强技术活,又是重体力活。试验室破旧不堪,夏季气温常在40摄氏度以上,冬季室内和室外一样寒冷,20世纪70年代苏南的冬天真是滴水成冰,兼之教师的粮食定量每月只有24斤,仅为工人粮食定量的六成多,试验过程中教师饿昏的情况时有发生。经过3年艰苦的技术攻关,攻关组第一次实现国产柴油机转速达到3000转/分钟,并解决了一系列高速强化带来的问题。经著名的日本洋马、久保田两个柴油机公司测试,常州柴油机厂的涡流式柴油机的燃油消耗率进入世界先进水平。这场科技攻关,使得全国的涡流式柴油机的节能和强化研究取得突破性进展,为农机学院与全国柴油机厂家的产学研结合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后官庄的哲学意蕴可以概括为应时、取宜、守则、和谐。江苏大学的精神气质,在我看来,它似可概括为耕读者的沉毅:学有所长,术有专攻;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农机学院的老教师生于战乱,多数有半温半饱甚至半耕半读的生活经历。他们珍惜改革开放的机遇,了解农村、农业和农民疾苦,拥有解决乡亲们温饱和减轻人力劳苦重负的朴素愿望。柴油四缸机攻关,不仅需要丰富的机械工程知识,还需要对材料、热处理、机械加工有深入了解。而专业面广、基础知识扎实,正是农机学院老一辈教师的特点。重温李德桃教授的攻关故事,让我们产生敬畏、谦卑、宽容之心,更让我们树立对未来的信心。期待江苏大学在“双一流”建设的征途上,率先破解“因一流而焦虑,抑或相反”的发展哲学命题,将对接市场需求作为重要导向,更多地促进科研方向与企业需求、与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相结合,论文写到企业去、写到产品上、写到产业中。


三、中国大学的远景

张謇先生说:“一个人办一县事,要有一省的眼光;办一省事,要有一国之眼光;办一国事,要有世界的眼光。”与世界一流大学比,我们教育教学的差距远比科学研究的差距更大。2013年,在第45届州长里克•斯科特推动下,美国佛罗里达州议会通过了佛罗里达州卓越大学法案并委托州立大学系统董事会制定遴选标准和资助政策,重点资助佛罗里达大学和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取得极大的成功。许多人不知道的是,2011年10月,新上任不久的斯科特即着手对本州公立高校的人才培养情况进行调查,他给本州公立高校发出公开信,希望他们用1个月时间书面回答17个问题:


1. 贵校在过去三年中为确保培养学生能够达到雇主的需求做了哪些调研?

2. 贵校是否为满足雇主的需求设置了可衡量的目标?如果有,目标是什么?多久对那些目标进行一次更新?

3. 贵校是否为毕业生的写作水平和批判性思维水平制定了可衡量的目标?如果有,过去五到十年的目标和结果是什么?


……


斯科特的公开信对州立高校确立客观准确的办学定位、构建以能力为导向的知识结构、形成科学合理的课程体系发挥了重要的促进作用。培养一流人才是一流大学的首要目标,也是大学精神的核心所在。高校面临多方面的压力。平衡科研与教学的权重关系,是现代大学面临的共性难题。20世纪90年代,时任教育部副部长周远清提出的“教务处是天下第一大处”的教育管理理念,已经湮没在高等教育弯道超车腾起的漫天尘土中。大洋彼岸佛州州立大学的17道必答题,也许可以成为中国大学推进本科教育“回归常识、回归本分、回归初心、回归梦想”的参考资料。


威尔杜兰特在其著作《落叶:关于生命、爱情、战争与信仰的遗言》中写道:教育的目标,是通过健康、性格、智慧和科技控制生活,通过友谊、自然、文学和艺术享受生活,通过历史、科学、宗教和哲学理解生活。因此,最具价值的教育,便是要让肉体、灵魂、公民和国家了解他们和谐生活的所有可能。此公斯言,于我心有戚戚焉。1966—1976年间我国学生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造成“50后”“60后”知识结构普遍会有欠缺。我的小学语文课本内容主要是领袖语录,支离破碎的近现代史知识基本是通过读《毛泽东选集》及文后的注释获得的,在“批林批孔”运动中通过北京大学工农兵学员集体编纂出版的《论语批注》知道了孔子的只言片语。《论语》第一篇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书中批注解释为“有奴隶主朋友来串连,孔子很高兴”。中学的物理、化学、生物停开,改设“工业基础知识”与“农业基础知识”课。我上初一时,“工业基础知识”主要讲“三机一泵”(拖拉机、柴油机、电动机、水泵),“农业基础知识”主要讲“四大作物”(稻、麦、油菜、棉花)“一口猪”,彼时我11岁。1981年我考上大学,正逢高校恢复开设自1952年院系调整中断的大学语文课程,农机学院聘请镇江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祝诚老师(后任镇江高等专科学校校长)来授课,我得瞻先生风采。先生微胖,儒雅有风度,口若悬河,人文历史、诗词歌赋信手拈来,生动风趣。每逢其课,基础课楼131大阶梯教室座无虚席,前排座位常被金、焦二山的僧尼抢占。他曾于课堂上背诵《登徒子好色赋》,“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然此女登墙窥臣三年,至今未许也”,惊艳台下孤陋寡闻的男女学生。同学们像白蚁疯狂啃食书本,省下买饭票、公交车票的钱买书的现象并不少见。那时的畅销书是《红与黑》《约翰克利斯朵夫》《简爱》《安娜卡列尼娜》,我尤喜读《阅微草堂笔记》《两般秋雨庵随笔》《苦榴花馆杂记》等明清笔记小说。经典作品都是人生教科书,其中高远的见识、思辨的乐趣、文明的神交、精神愉悦的体验,帮助改革开放之初的年轻大学生塑造了理想、追求与趣味。


然而,与世界一流大学阅读质量、与改革开放之初大学生的阅读水准相比,当下大学生阅读似有云泥之别。2016年初,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7所我国著名大学陆续公布了本校2015年度图书借阅排行榜。无独有偶,美国数据库项目“开放课程”也公布了普林斯顿、哈佛等7所著名大学图书阅读排行榜。我国名校图书借阅排行榜为《平凡的世界》《三体》《盗墓笔记》《天龙八部》《明朝那些事儿》。美国名校图书借阅排行榜为《理想国》《利维坦》《君主论》《文明的冲突》《风格的要素》《伦理学》《科学革命的结构》《论美国的民主》《共产党宣言》《政治学》。长期以来,我国工程教育过于注重技术思维,培养出来的学生擅长与物打交道、拙于与人打交道,以至于社会普遍产生了对于“理工男”的揶揄。2017年有学者对某“双一流”建设工科院校的图书馆做过抽样调查,结果发现,有1/4学生大学期间只借过1本书,2/3的借阅书籍为各类习题解答。调查结论是:学生专业学习兴趣不浓,学生关注社会的兴趣不浓,学生课业压力不大,学生经典阅读积极性比较低,难以达到本科人才培养的素质目标。


20世纪80年代的年轻大学生,简单温暖,生猛勇敢,这也可能是今天难以想象的。顾雏军的故事至今仍然在农机学院的老一辈中流传。任彦申说,年轻人如果没点理想,没点幻想,没点野心,没点狂气,将来成不了大器,顶不了大用。我深以为然。大学是年轻学子激情燃烧的地方,他们风华正茂,初出茅庐,涉世不深,最可贵的就是那股锐气、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


“双一流”建设高校所展现的,不是简单的“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强”的器物形态,而是某种独特和具有示范意义的教育思想、理念与模式,它表现为承诺并兑现给利益相关者的最主要、最具差异性与持久性的理性价值、感性价值或者象征性价值。我国已经建成世界上最大的高等教育体系,各类高校有2600多所,在学大学生突破4000万人。我国的世界一流大学,必须有中国特色。今天再提“回到洪堡”“回到蔡元培”,那绝不是历史的进步,而是时代的倒退。我们必须保持自信力,赓续优秀传统,借鉴国外经验,有确信,不自欺,坚定办中国特色世界一流高等教育的宏大理想,实现习近平总书记对“第一个北大、清华、浙大、复旦、南大等中国著名学府”和“培养出大师”的期待。大学的使命重在“真”上、愿景贵在“实”上、价值观立在“信”上。什么时候教授经典、阅读经典蔚成风尚,校园内洋溢着思想开放、兼收并蓄、淡定从容、敢于质疑的学术研究氛围,什么时候大学研究人类社会发展科学问题和国计民生前沿问题所获得的重要成果能够直接反映在本科教材和课堂中,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的办学目标就会真正得到实现 !


(参考文献略)

(原载《中国大学教学》2021年第5期)


联系地址:北京西路15号(210024) || 联系电话:025-83300736 || 苏ICP备14027130号-1
主办单位:江苏省高等教育学会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1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