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高等教育网

Jiangsu Higher Education Network

主办:江苏省高等教育学会
协办:南京信息工程大学 / 苏州工业园区服务外包学院
当前位置:首页高教信息学术课题正文

成果精粹|基于超星网络教学平台的高职大学英语混合式教学设计与实践

来源:江苏开放大学作者:杨绘荣、杨远发布:4天前分享:

江苏开放大学杨绘荣、杨远主持完成了江苏省高等教育学会2020年江苏高校外语教育“课程思政与混合式教学”专项课题“基于超星网络教学平台的高职大学英语混合式教学设计与实践”(课题编号:2020WYKT047) 。


一、混合式教学内涵

混合式教学理念源自于混合式学习(Blended learning),其意指在学习过程中,除了传统的课堂教学外,还依赖其他的如多媒体、计算机等技术手段辅助学习和教学。自2001年后随着网络技术的迅速发展,基于网络的在线学习逐步取代多媒体和计算机,成为混合式学习中的新手段和新趋势。2002 年Margret Driscoll 提出了混合学习包涵四个层面:音频、视频、虚拟教室等多种网络化技术的混合;结合多种教学理论(如建构主义、认知主义、行为主义等),利用或不利用教学技术,产生最佳学习效果;2008年,何克抗提出:混合式教学是基于网络,整合课程教学模式,教师不仅应具备网络环境下组织管理课堂教学的能力,而且还应具备有效整合网络教学资源、合理设计学生自主学习、自主探究和组织小组协作活动的能力。田世生,傅钢善(2007)则更加全面具体梳理了其内涵,包括了学习的全过程:混合离线和在线学习;混合自定步调和实时协作学习;混合结构化学习(组织有序的正式学习)和非结构化学习(随机的各种形式的非正式学习);混合学习、实践和绩效支持(能够利用实践或实践的绩效来补充支持学习);混合多种教学资源;混合多种学习环境;混合多种学生支持服务。由此可见,从基于技术的混合式学习催生的混合式教学,其实质是不拘泥于任何一种教学理念、手段和方法,而是以最优教学效果为目标,从教学资源、师生角色、教学过程、评价体系等方面向传统教学提出了挑战。

二、混合式教学现状

互联网技术日趋成熟,但是完善的技术并不能直接带来教学效果的提升和教学目标的达成,混合式教学让师生在享受技术给学习带来的便利的同时,也使我们面临新的问题,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师生对混合式教学的内核理解不到位

混合式教学是从根本上改变了教与学的观念和思路,但是很多人看到的只是教与学的手段方法改变。首先,部分教师简单地将其理解为教学形式上的混合:将部分课时从面授课堂转向在线学习就是混合式教学、把部分教学资源放在网上、把原有的教学内容进行电子化转移,缺乏整体上对教学的重构。

2.过度依赖互联网信息。虽然丰富的互联网信息为教学提供了多模态的学习资源,使学习体验变得更加多样、有趣。但是资源也不是越丰富越好,过量的信息反而会成为学习负担。网上英语学习资源众多、良莠不齐,教师如果不能事先加以客观评判和科学的甄选,从内容是否与主题紧密关联、难度是否与学生水平配、数量是否恰当,到资源的组合、排列形式等进行加工设计,则会增加学生面对资源的盲目性,无法确保资源真正为学生服务,为教学服务。

3. 教学评价体系函待改进。混合式样教学中,部分学习过程是由学生独立面对网络完成的,如何评价学生网上学习的态度、策略、方法和效果?如何根据动态的评价效果及时调整教学内容和辅导重点?传统的课程评价体系是对学习结果进行检测,标准单一固化,且有滞后性,无法适应混合式教学的要求。而缺乏有效的课程监督和评价体系,反过来又阻碍了混合式教学目标的达成。

三、大学英语混合式教学模式的构建

1. 教学资源重组

混合式教学促使教师重新审视教学内容和教学过程。教师在利用技术手段、整合教学资源方面有了更多的自主权,“以教材为支点,提炼主题,借助大数据将具体教学内容向外辐射,筛选最适合学生的音视频语料用于教学,以最新的语料和话题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教学资源的变化客观上成为触发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内在动力。

2. 师生角色的重新定位

混合式教学为学习提供丰富的多模态的教学资源,教与学空间和时间开放,便于学生展开个

性化、碎片化学习,使学习过程更加自由和自主,相应地,也要求学生改变学习观念:学习目的不应是单纯地为了通过英语能力等级考试或四、六级考试,而是要与未来职业发展、自身综合素质和能力的提高相结合;网络不仅仅是用于娱乐或获取信息的途径,而是可以用来帮助自己分析学习中遇到的困难、寻求解决方案的途径;在更加自由自主的学习过程中,对学生的自我约束能力、学习监控管理能力、独立思考能力都提出了更高要求,学生要更多为自己的学习负责。总之,混合式教学中,师生都需要对自己的角色重新定位:教师为主导,设计学习内容,引领学习过程,学生为主体,体验、反馈、融入学习,两者相辅相成、和谐统一的关系,教师的主导作用发挥的越充分,学生的主体地位也就体现的越充分。

3. 教学设计的重构

混合式教学绝不是将线上线下教学进行叠加和排列组合,而是线上线下教学的有效对接。就大学英语教学而言,线下面授课堂有利于传授知识、交流情感,线上学习有助于拓展视野、培养自主探究能力,将两者优势互补,对教学内容和教学过程进行重新设计,是教学设计重构的宗旨。

4. 教学评价方式的转变

混合式教学的实践中,网上学习过程有可能被更加真实、客观地记录下来:学生浏览学习资源的时间、观看学习视频的时长、提交作业的时间、修改答案的次数、参与讨论的频次、讨论内容的有效性、发言质量的高低等等都能够被电脑记录下来,教师很容易在课程管理的端口获取这些数据,作为对学习过程进行评价的依据。在此基础上,通过对数据的进一步挖掘,结合学习分析学、内容分析学等学科和技术的发展,还可以衍生出“增量评价”、“成长评价”为特质的发展性评价,更好激发学生学习的内驱力。

5. 教学资源建设与教学实施

通过对学情分析和教学内容的梳理,我们将教学的部分内容设置为线上学习内容,主要包括

必学和选学两部分。必学部分的内容与线下教学内容相关联,是对线下教学内容的巩固、测试;选学部分提供英语学习策略(包括听、说、读、写、译)的相关资源和练习题。必学部分的资源,按照线下教学单元划分,具体有

(1)Lead-in 视频,提供与单元话题高度相关的短视频,学生可反复观看,直到完全理解视频内容,然后在课程讨论区完成教师设计的(主、客观)问题,进行发帖讨论,教师即时回复,并适当引导对话题的深入讨论。

(2)Reading sheet 练习,让学生巩固复习课文内容,将涉及课文主要内容的句子挑选出来,把关键的词汇、短语删去,学生根据中文提示将句子补充完整,所填内容如果与课文原文有出入,系统将判断错误。因为所填内容都是线下重点讲解过的,要求学生能较好掌握,因此我们在后台设置了此练习须达到80分才能提交成功,80分以下的学生需要反复修改直至正确。

(3)课后自测练习,检查学生对本单元主要语法的掌握情况,

(4)应用文写作练习,老师布置单元写作任务,在“批改网”自动批改的基础上,教师进行人工批改,将共性问题罗列出来,在线下教学中,组织学生修改病句、完善格式、调整内容,然后学生可以选择继续修改、提交自己的作文,提高成绩。

(5)补充听力练习,学生要完成每单元的强化听力训练,系统记录分数。

选学部分的内容,供学有余力的学生,根据自己的薄弱环节选择完成。必要时,教师提供个别指导,帮助学生夯实英语基本功。完成选学内容的学生会得到额外的鼓励加分。

通过两年的教学实施和跟踪,我们观察到学生的学习行为有了以下几个变化:

多数学生能在面授课之前,使用单词学习APP完成单元词汇的基本学习;为了完成视听任务,一半以上的学生会反复观看视频,遇到不懂的单词会问同伴或上网搜索;完成Reading sheet 或语法练习时,有的学生会问为什么自己的答案是错的;为了提交朗读录音,多数学生会听课文录音,部分学生会多次反复听;部分学生会在批改网上反复修改作文,以达到自己满意的分数。

四. 问题与反思

相较于传统面授课堂,学生在网络平台上的学习行为更加积极主动;网络提供的全方位的语言训练,极大增加了每个学生运用语言的机会;平台即时的统计功能、展示功能激发了部分学生的学习动力;教师的反馈和辅导也更有针对性,混合式教学在一定程度上促使学生更加积极主动地学习。在实践过程中也不难发现,学生学习行为的变化,更多要依靠网络实时监控、教师反复督促、奖惩制度的刺激等外部手段,学生自我管理能力和主动学习的习惯仍然欠缺;部分学生还停留在满足于完成最低学习要求。因此今后的教学中还要进一步思考和探讨以下的问题:

1、哪些知识点用传统课堂教授效果好,哪些知识点更适合借助网络平台来总结、提炼?如何合理有效安排线上、线下学习活动,合理制定线上线下教学评价策略与标准,如何让学习内容更多样化,能持续不断吸引学生的关注度和兴趣?

2、线上学习为个性化学习提供了可能,但在教学设计中,如何使学习内容的难度划分更加明晰,以便学生根据自己的实际选择合适的学习内容?是否能关注不同层次的学生学习效果,并根据不同层次、不同学习能力给予不同的评价反馈?

混合式教学同样没有固定模式,针对学习者的特点,对线上线下教学内容进行重构,对网络学习过程进行适度管理,明确有效的奖励手段等能够在一定程度帮助学习者调整学习行为。随着混合式教学研究从理论范畴,逐步向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发展,必将推动大学英语教学教改,切实提高学习者的语言能力和自主学习能力。

[参考文献]

[1]HolecH.Autonomy and Foreign LanguageLearning[M].Oxford: Pergamon Press,1981:1-3.

[2]庞维国.论学生的自主学习[J].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01(2):78-83.

[3]束定芳.外语教学改革:问题与对策[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4:15-16.

[4]Dickinson L. Autonomy and motivation: Aliterature review [J]. System, 19952:165-174.

[5]陈青松,许罗迈.大学英语教学中的网络化外语自主学习[J].外语界,2006(6):16-23.

[6]骆蓉.网络环境下外语自主学习模式研究---基于中美MOOC 平台调查[J].外语界, 2017(6):29-36.

[7]许罗迈.人机交互是网络课程的精髓[J].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2005(2:):73.

[8] Pintrich, P. R. The role of goal orientation inself-regulated learning [A]. In Boekaerts, M., Pintrich, P. R. & Zeidner,M. (eds.) Handbook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 [C]. San Diego, CA: AcademicPress, 2000: 531-566.

[9] 何莲珍等.中国非英语专业大学生自主学习能力的培养路径之探索[J].中国外语,2011,(5):18-25.

[10] 王聿良、吴美玉.翻转课堂模式下学生学习行为影响因素分析—基于大学英语教学的实证研究[J],外语电化教学,(2017),(5):29-45.

[11] Howard Gardner.多元智能[M]. 新华出版社. 1999.

[12] 梁文鑫. 大数据时代---课堂教学将迎来真正的变革[J].北京教育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3,(4):24-31.

[13]陈琳,陈耀华.以信息化带动教育现代化路径探析[J].教育研究,2013:(5):113-118.

[14]田世生,傅善钢.Blended Learning 初步研究[J].电化教育研究.2004:(7):8-11.

[15]JOHN S. Cognitive load during problem solving:effects on learning [EB/OL].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abs/10.1207/s15516709cog1202_4.1988/04,pdf,1988
联系地址:北京西路15号(210024) || 联系电话:025-83300736 || 苏ICP备14027130号-1
主办单位:江苏省高等教育学会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156号